當前位置:主頁 >館藏精品 >藏書
《昨日之歌》
發布日期:2015-09-18          瀏覽數:



魯迅藏《昨日之歌》
        馮至的《昨日之歌》作為《沉鐘叢刊》的第二種,由北新書局于1927年4月出版,共印行1500冊。全書分上下兩卷,上卷收抒情短詩46首,下卷收愛情敘事詩4首,作于1921~l926年。整部詩集以歌頌青春、歌頌愛情為主題。語言樸質,少修飾,卻牽出縷縷真摯、濃郁的情愫。 
  《昨日之歌》出版后,沉鐘社的同人一半開玩笑,一半嚴肅地批評馮至的詩缺乏時代氣息,沒有擺脫舊詩詞的情調。馮至將這個評語當作自己的看法,寫信給魯迅,并附寄《昨日之歌》一冊。1927年5月23日《魯迅日記》:“得馮培君信并《昨日之歌》一本,9日發。”一周后即“復馮培君信”。據馮至回憶,魯迅肯定了馮至的詩,認為并不像他信中所說,有那么多舊詩詞中的情調。可惜原信已經散佚,我們無從了解更多的內容了。 
  魯迅藏書中收藏的這本《昨日之歌》,也是毛邊。年青的詩人,新時代的抒情,怎么也用毛邊裝潢自己的詩集呢﹖難怪魯迅說他是毛邊黨呢。盡管這一本也沒有裁開,但從魯迅給馮至的信,和魯迅以后對他的評價中,可以看出魯迅讀了他的詩,——一定是早就從《淺草》、《沉鐘》上讀過了,魯迅藏書中就有《淺草》一卷四期,《沉鐘》復刊后的1~33期。魯迅還將《沉鐘》包裹了,并在紙包外面用墨筆書寫了“沉鐘月刊 一份全”。用的是舊包裝紙,上面有鋼筆字“周樹人先生”,還有郵戳。魯迅是把舊紙撫平,用背面包裹的。 
  魯迅一直關注著馮至,1925年4月3日《魯迅日記》:“淺草社員贈《淺草》一卷之四期一本。”這大概是兩人第一次見面。魯迅的印象是這樣深,一年后寫作《一覺》時,仍不忘記:“我在北京大學的教員預備室里,看見進來一個并不熟悉的青年,默默地給我一包書,便出去了,打開看時,是一本《淺草》。就在這默默中,使我懂得了許多話。阿,這贈品是多么豐饒呵?”馮至在他的《魯迅與沉鐘社》中回憶到,“那天下午,魯迅講完課后,我跟隨他走進教員休息室,把一本用報紙包好的《淺草》交給他。他問我是什么書,我簡短地回答兩個字‘淺草’。他沒有問我的名姓,我便走出去了。”這本《淺草》一卷四期的第一篇就是馮至的敘事詩《河上》,此外還收有他的另一首敘事詩《吹簫人的故事》。
 

分享到:
0
?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